兩非牟利泳會利用私人公司收學費無入賬

今日蘋果繼續踢爆兩大泳會平租公眾池開賺錢班,利用私人公司收學費無入賬,政府少收1,200萬。


利用私人公司收學費無入賬 兩非牟利泳會平租泳池 政府少收1,200萬

【本報訊】香港業餘游泳總會(泳總)轄下的泳會以非牟利身份平租公眾泳池泳線,早前被揭要求學生將學費存入私人公司戶口。《蘋果》翻查海天和泳天泳會的賬目,發現當中既無任何租線支出,亦無泳班收入,反映營運泳班的實際上是泳會背後的私人公司,有關做法估計令政府每年少收逾1,200萬租金。康文署拒評論。

記者︰林偉聰

海天體育會及同系的志佩游泳會,被視為泳界業內龍頭。記者根據海天及志佩最新發出的2018年首季泳班章程統計,兩個會在全港17個場地一共開設285班泳班,當中117班在康文署轄下的公眾泳池教授,費用由每小時120元至165元不等。按康文署指引,一條泳線最多可容納24人,假設海天每班人數20人,一季就可帶來913萬元收入;由此推算,兩個泳會一年的學費收入可達3,600萬元,當中使用公眾泳池的泳班收入佔約1,355萬元。

不過,翻查海天體育會的賬目,該會整年的收入只得約10萬元,而且當中並無一項是學費收入。海天過去幾年的主要收入都是一項數萬元的「教練收入」,每年的款額都與一項「教練支出」剛好一樣,互相抵銷,但無解釋有關收支是如何計算。

議員學者指或涉詐騙

除了沒有學費收入,海天的賬目亦無任何租用泳池線道的支出。記者根據取得的泳總泳池線道分配表,統計海天在2016年11月至去年10月這一年間,在康文署泳池的主池租線紀錄,發現海天合共租用了3,073個時段(一條泳線一小時為一時段)。另一龍頭泳天游泳會,年內亦租用了3,024個時段,但賬目同樣既無租線支出,亦無學費收入,反映實際上在公眾泳池營運泳班的根本不是非牟利泳會。

非牟利團體泳線時租由41至83元不等,商業機構的泳線時租則由1,364至2,728元不等,以平均價錢計算,兩者相差1,984元。如果海天和泳天實際上是以商業機構租泳線開班,一年已經分別向政府少交610萬及600萬租金。

記者向康文署查詢相關泳會的租線數目、累積繳交的租金、泳會交租名義等問題,但署方一概表示沒有紀錄。記者亦向署方指出有關泳會賬目根本無租線開支,是否顯示租線的並非泳會,署方卻稱有關賬目安排屬租用團體的內部運作事宜。兩個涉事泳會至今未有回覆。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指,若泳會聲稱自己非牟利,又要求學員向另一私人公司交學費,或已涉嫌詐騙,認為政府應追討過去泳線租金的損失。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亦指,若有人以虛假聲明或文件,欺騙公職人員作出某些行為,或因此而獲得經濟利益,或已觸犯詐騙罪,「如果你真係放喺自己戶口一晚,第二日即刻轉返去非牟利機構,咁當然冇事;但如果你放咗好耐,又冇合理解釋,咁就係另一回事」。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124/20283936


錄音證泳總多次提做生意賺錢

【本報訊】泳總屬會獲准以平價租用公眾泳池線道,又獲馬會指定為習泳學券計劃的合作夥伴,全因按規定其運作須屬非牟利。不過,《蘋果》取得一段泳總與屬會開會的錄音,主持會議的泳總義務助理秘書楊錦達多次以「做生意」、「賺錢」形容屬會的泳班及馬會計劃,顯示泳總對情況知情。

涉包庇屬會牟利

泳總在去年3月邀請屬會的負責人出席馬會習泳計劃簡介會,簡介會由計劃委員會主席、泳總義務助理秘書楊錦達主持,出席的泳總高層包括趙展雄及吳旭光,二人均是海天董事。

楊在會上提醒屬會,只有確認租到泳線的時段才可上載泳班資料,「我哋一陣間商量吓點樣解決呢個困難,等你哋又做到生意,我哋又唔使收咁多投訴」。楊又指透過馬會計劃「培養到你哋做生意」;種種講法都顯示總會知悉並同意泳會以牟利方式營運,有包庇之嫌。

總結時,楊又提醒泳會勿互相投訴,否則「揸正嚟做」,「所有隱藏咗嗰啲嘢就掘晒出嚟」。在同年另一次簡介會,楊更表明「我同馬會講,我係義工嚟咋,我冇錢賺㗎,你哋就有錢賺」。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認為錄音反映屬會牟利對泳總而言已是公開事實,「佢哋自己都多次講係生意,如果佢同執法機構講咁嘅說話,其實已經係招認自己唔係非牟利團體」。泳總回覆時未有回應楊在會上的言論。馬會亦未有正面回應泳會涉將收入存入私人公司問題。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124/20283945


兩大泳會 泳總 高層同一批人

【本報訊】泳會違規把公眾泳池泳班的收入撥入私人公司,早前被傳媒揭發後,政府和泳總繼續懶理;《蘋果》發現多間泳會在2018年首季的章程繼續要求學員將學費存入私人戶口。泳總回應稱會要求泳會自律,不過多名涉事泳會高層其實同時是泳總的高層,監察作用成疑。

愉園泳班要求支票寫教練名

早前《明報》揭發以私人公司收學費的泳會海天、志佩及泳天,新一年的泳班繼續要求學生將學費存入私人公司,海天和志佩的聯合章程,要求學生將學費支票抬頭寫「海天游泳顧問有限公司」,該公司由董事吳旭光及志佩董事樊偉添合資擁有;泳天則要求學費存入「泳天游泳中心有限公司」,該公司則由會長李志廣持99%股權。

此外,《蘋果》發現老牌體育會愉園亦有類似做法,有泳班甚至要求支票直接寫上其中一名教練林日光的名字。

泳總無向《蘋果》正面回應事件,只稱知悉有泳會設立公司「方便文書處理及日常運作」,屬會及教練是以「自我監察機制」為基礎,如發現違規會調查。

泳總聲稱要求泳會自律,不過泳會今屆執委會中,會長王敏超、義務秘書趙展雄、委員吳旭光都是海天董事,負責馬會計劃的助理秘書楊錦達是海天游泳顧問;另一委員李志廣則是泳天會長,泳總高層其實與涉事屬會高層是同一批人。

記者林偉聰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124/20283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