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踢爆兩大泳會平租公眾池開賺錢班

看過之前明報的泳壇內幕系列,今次和大家分享蘋果踢爆。蘋果踢爆泳總轄下兩大泳會平租公眾池開賺錢班,康文署每年少收千二萬。


【蘋果踢爆】兩大泳會平租公眾池開賺錢班 康文署每年少收千二萬

香港業餘游泳總會(泳總)轄下的泳會以非牟利身份平租公眾泳池泳線,早前被揭要求學生將學費存入私人公司戶口,康文署至今未採取任何行動。《蘋果》翻查兩大泳會海天和泳天的賬目,發現當中既無任何租線支出,亦無泳班的收入,反映一直在公眾泳池營運泳班的實際上是泳會背後的私人公司,推算兩間泳會的做法,一年已令政府少收逾1,200萬租金。康文署稱沒有泳會以何種名義繳費的紀錄,拒評論上述賬目情況。有立法會議員指,事件或涉串謀詐騙。

記者 林偉聰

海天體育會及同系的志佩游泳會,被視為泳界業內龍頭,泳班數目繁多。記者根據海天及志佩最新發出的2018年首季泳班章程統計,兩個會在全港17個場地一共開設285班泳班,當中117班在康文署轄下的公眾泳池教授,費用由每小時120元至165元不等。按康文署指引,一條泳線最多可以容納24人,假設海天每班人數20人,一季就可帶來913萬收入;由此推算,兩個泳會一年的學費收入可達3,600萬元,當中使用公眾泳池的泳班收入佔約1,355萬元。

不過,翻查海天體育會的賬目,該會整年的收入只得約10萬元,而且當中並無一項是學費收入。海天過去幾年的主要收入都是一項數萬元的「教練收入」,每年的款額都與一項「教練支出」剛好一樣,兩者互相抵銷,但賬目無解釋有關收支是如何計算。

除了沒有學費收入,海天的賬目亦無任何租用泳池線道的支出。記者根據取得的泳總泳池線道分配表,統計海天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10月這一年間,在康文署泳池的主池租線紀錄,發現海天合共租用了3,073個時段(一條泳線一小時為一時段)。另一龍頭泳天游泳會,年內亦租用了3,024個時段,但賬目同樣既無租線支出,亦無學費收入,反映實際上在公眾泳池營運泳班的根本不是這些非牟利泳會。

非牟利團體泳線時租由41至83元不等,商業機構的泳線時租則由1364至2728不等,以平均價錢計算,兩者相差1984元。如果海天和泳天實際上是以商業機構租泳線開班,一年已經分別向政府少交610萬及600萬租金。

據了解,租線較多的泳會,一般會每兩個月結算向康文署繳交租金,如果泳會以支票或過戶形式交租,署方定必知悉實際交租的是甚麼機構。記者向康文署查詢相關泳會在康文署租線數目、累積繳交的租金數目、泳會交租名義等問題,但署方一概表示沒有紀錄。記者亦向署方指出有關泳會賬目根本無租線開支,是否顯示租線的並非泳會,署方卻稱「有關賬目安排屬租用團體的內部運作事宜」,拒絕正面回應。兩個涉事泳會至今未有回覆查詢。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認為賬目明顯無法反映泳會實際的財務狀況,如果泳會一方面聲稱自己非牟利,另一方面又以牟利形式收取學費,或已涉串謀詐騙。「如果你虛假聲明自己係非牟利,但其實係賺緊錢,咁你點解可以用超平嘅租金用公眾泳池呢?」他認為政府應追討過去泳線租金的損失。

對於康文署聲稱沒有就泳會繳交租金的款額、方式和名義備存紀錄,林批評是「極之荒謬及不負責任」,他指任何政府部門對收入和開支均有清晰紀錄,相信署方只是不肯翻查相關資料。他認為事件涉及以公眾設施補貼私人牟利活動,署方必須嚴肅跟進。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0123/57741895


【蘋果踢爆】會議錄音證泳總包庇泳會牟利

泳總屬會獲准以平價租用公眾泳池線道,又獲馬會指定為習泳學券計劃的合作夥伴,全因按規定其運作須屬非牟利。不過,《蘋果》取得一段泳總與屬會開會的錄音,主持會議的泳總義務助理秘書楊錦達多次以「做生意」、「賺錢」形容屬會的泳班及馬會計劃。有立法會議員認為顯示泳總對情況一直知情;泳總未有正面回應楊的言論。

泳總在去年3月邀請旗下屬會的負責人出席馬會習泳計劃第2期的簡介會,簡介會由計劃委員會主席、泳總義務助理秘書楊錦達主持,主要檢討第1期計劃的運作,同場出席的泳總高層包括委員趙展雄及吳旭光,二人均是海天的董事。

楊錦達在會上提醒屬會,只有已經確認租到泳線的時段,才可上載有關泳班資料,「我哋一陣間商量吓點樣解決呢個困難,等你哋又做到生意,我哋又唔使收咁多投訴」。楊又指今次可透過馬會計劃「培養到你哋做生意呢,行到一條正軌啲嘅路」,「有一個模式行順咗之後呢,我諗對你哋都有幫助嘅」。

及後楊講到有家長在未正式接受報名前就致電屬會留位,他就稱「佢哋一早就打電話搵你哋喇,你哋有生意就梗會接啦」,又指「我唔係教你點樣做生意,總言之我嘅意思係,你唔好令到個家長產生誤會」;種種講法都顯示總會知悉並同意泳會以牟利方式營運。

總結時,楊又提醒泳會勿互相投訴,「唔好狗咬狗骨,如果你投訴我、我投訴你呢,即係逼我揸正嚟做嘅啫」,又稱如果他「揸正嚟做」絕非好事,「所有隱藏咗嗰啲嘢就掘哂出嚟,到時可能整體都受損害」,但就無解釋何謂「隱藏咗嗰啲嘢」。在同年另一次簡介會,楊更表明「我同馬會講,我係義工嚟咋,我無錢賺㗎,你哋就有錢賺。」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認為錄音反映屬會牟利對泳總而言已是公開的真實,「佢哋自己都多次講係生意,如果佢同執法機構講咁嘅說話呢,其實已經係招認自己唔係非牟利團體」,他促當局盡快徹查事件。泳總回覆時只重申計劃宗旨,未有回應楊錦達在會上的言論。馬會亦未有正面回應泳會涉將收入存入私人公司問題,只稱一直有與泳總保持溝通,並已跟進確保撥款只供非牟利泳會作推行計劃用途;至於計劃會否延續,馬會就指將於先導計劃完結後再作檢討。

記者 林偉聰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0123/57741945


【蘋果踢爆】政府懶理 泳會照用私人公司收學費

泳會違規把公眾泳池泳班的收入撥入私人公司,早前被傳媒揭發後,政府和泳總繼續懶理;《蘋果》發現多間泳會在2018年首季的章程繼續要求學員將學費存入私人戶口,至今未有改變。泳總回應稱無參與泳會運作,但會要求泳會自律;不過多名涉事泳會高層其實同時都是泳總高層,監察作用成疑。

早前《明報》揭發以私人公司收學費的的泳會海天、志佩及泳天,新一年的泳班繼續要求學生將學費存入私人公司,海天和志佩的聯合章程,要求學生將學費支票抬頭寫上「海天游泳顧問有限公司」,該公司由海天董事吳旭光及志佩董事樊偉添合資擁有;泳天則要求學費存入「泳天游泳中心有限公司」,該公司則由泳天會長李志廣持99%股權。

此外,《蘋果》發現老牌體育會愉園亦有類似做法,部分地區泳班要求學生將學費存入總教練張國瑜的私人公司「新業游泳顧問」、副總教練馬偉的「新業順達」等戶口,甚至要求支票直接寫上其中一名教練林日光的名字。

《蘋果》向泳總查詢上述做法是否合符規定、泳總是否知情及容許,泳總未有正面回應,只稱知悉有泳會設立公司「方便文書處理及日常運作」,又稱其政策是「建基於誠信」,屬會及教練是以「自我監察機制」為基礎,強調並無參與泳會日常運作,但如發現違規會作出調查。

泳總聲稱要求泳會自律,不過泳會今屆執委會中,會長王敏超、義務秘書趙展雄、委員吳旭光都是海天董事,負責馬會計劃的助理秘書楊錦達是海天游泳顧問;另一委員李志廣則是泳天的會長,泳總高層其實與涉事屬會高層是同一批人。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指,一小撮人掌握資源及權力的問題,在體育界中甚為普遍,他認為癥結在於這些總會高層有政府作為「靠山」,「選委會裡面有幾多體育界代表?政府可唔可以唔聽佢哋講?」結果政府既為這些總會提供資源,但卻疏於監管,「其實政府就係包庇體育界少數人嘅惡行」。

記者 林偉聰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0123/57741954